2020年艺术类专业统考“00后”美术生的美术高考路:凌晨三四点下课成了常态

更新时间:2019/12/13
收藏 说说

凌晨1点,仍有不少学生在画室里挑灯夜战。
  12月9日深夜,潍坊市奎文区潍洲路与金宝街交叉口处,山东821教育集团潍坊水木源校区,依旧灯火通明。来自全省各地的近300名“00后”美术生集聚于此,正准备他们人生中的一次重要考试。几天之后,他们将迎来山东2020年艺术类专业统考。他们说,考试能不能过关,将决定着自己的一只脚能否迈入大学门槛。
  挨了批评之后
  “方向不对努力白费”“世界上最大的遗憾是我本可以”“画好与画完的区别就是人生的差别”……
  一间200平米的大画室里贴满了励志的横幅,三面白墙和一面落地窗上贴满了老师的范画和学生作业,门口处学生立下了高分“军令状”,考前特有的紧张氛围迅速弥漫开来。此时是21时45分,端坐在画板前的80余名美术生,没有了往日的悄悄话,有的只是笔尖碰触画纸的“沙沙”声。
  鼻子上蹭满铅笔灰的陈成,盯着老师的范画出神。就在10分钟前的评画中,由于人物造型不合格,他刚挨了批评。长舒一口气后,他又重新定了定神,在一张崭新的画纸上挥起了铅笔。“老师也是为我好,只有找到画中存在的问题,才能有重点地强化训练。”谈及刚刚所受的打击,陈成的回答很坦诚。毫无美术基础的他,在今年4月来到这里学习,专业集训的这段时间又苦又累,但对他而言更多的是收获,“无论多难都要坚持下去,只想努力向身边人证明我可以。”
  12月10日凌晨,距离艺考仅剩5天,一位美术生起身伸了个懒腰。
  陈成17岁,来自潍坊实验中学,由于文化课成绩不理想,他主动选择了艺考之路。“一开始还以为很容易,没想到画画竟如此艰难,不是一般的苦。”回顾起与颜料和画笔相伴的日子,陈成忍不住地感慨:“为了梦想真是拼了!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这么努力。”
  像“打了鸡血”
  22时40分,衣袖上沾满水粉颜料的陈成伸了个懒腰。这是他画的第六张速写,再画六张今晚就能“解放”了!由于统考临近,老师要求学生夜里12点回去休息,以在考前调节好生物钟,但陈诚通常会加练到凌晨1点多。
  画了一半,陈成突然想起了老师刚提到的造型问题,左手不自觉地摸了下后脑勺。由于身穿黑羽绒服,在他胳膊抬起之时,衣袖上黄绿色的颜料就显得格外扎眼。“画画就是这样,洗干净又不小心弄身上了。”
  今年11月,陈成被老师安排到枣庄冬令营,与不少基础较差的美术生接受起了“魔鬼集训”。魔鬼训练拼什么,一拼体力,二拼数量。也就是说,学生们每天都要完成素描、速写、色彩在内的近20张作业,且必须要保证质量。相应的,作息时间从早八点,一直到凌晨三点钟,除去早中晚餐,其余时间几乎都泡在了画室里。
  看到同学一个一个像是“打了鸡血”,陈成很快就被这种氛围带动了起来。正常是凌晨3点下课,但陈成通常会加练,不知不觉间就画到了凌晨4点多钟。即便到了这个点,身边仍有不少依然在挥动着画笔的同学。
  倒计时5天
  正对综合教室门口的白墙上,“距艺考仅6天”的大字格外醒目,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这些美术生大战在即。
  23时59分,班长站上板凳,将墙上倒计时的“6”改成了“5”。零点的钟声一过,意味着美术生们的下课时间到了,但在看到“距艺考仅5天”的大字后,班里竟然没有一人愿意主动离开。
  怕作息紊乱影响统考发挥,画室里的五六名男老师甚至向学生喊话,要求他们抓紧休息。有意思的是,平时总想偷懒的学生,在这时就像换了个人,怎么也不肯早回去休息,手里紧握着炭笔画速写,甚至要比白天还要更有精神。
  “时间太紧张了,能多练一点是一点。”小昊说,虽然老师为了适应统考时间,让大家提前两小时下课,但他每晚至少要加练一个多小时。
  “这次考试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能决定是否可以上一所好大学。从7月以来,我心里一直憋着口气,必须要考个好成绩,不能因为这几天的松懈掉链子。”
  半年三四千张画
  谈及这几个月来吃的苦,小昊的眼睛红了,但他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回忆起几个月来的经历,他说感觉有些心酸,从没想过学画画会这么苦。“六个月以来,光速写就画了上千张。连同素描和色彩,总共三四千张画肯定是有了。”
  小昊说,由于画室里关着窗帘,他常常分不清是在白天还是晚上。每天最享受的,是躺在床上闭眼那一刻,即便如此,他还是会梦到自己在画画,就像着了魔。”
  平时手机都被收上去了,学校一周只发一次手机。拿到手机后,小昊每次先给妈妈打电话报平安。但涉及到平时的训练强度等话题,小昊从来不敢多说,生怕家人为他担心。
  “从家到学校,再从学校到美术集训地,全都是自己背着十几斤的画板画架,提着水桶、颜料一路奔波。前面已经付出了太多,最后这段时间无论如何要撑住。”
  10日0时30分,画室里依旧灯火通明,走廊里则显得略为昏暗。就在这时,画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位高个子男孩边戴围巾边说,“我是走读生,家里让早点回去,不然我还能多画一会儿。”
  头发一掉一大把
  凌晨一点多,隔壁班的子涵正与小君说着悄悄话。原来,她们宿舍里的一个姐妹,在9日的班级模考中只拿了206分,由于分数实在不理想,两姐妹正商量怎么回去安慰她。
  你认为参加美术艺考,是捷径吗?面对突如其来的提问,子涵的反应非常强烈,“这根本不是一条捷径。”
  子涵说,她每天都画到凌晨一两点。因为每天的状态非常紧绷,头发经常是一掉一大把。
  “整个11月都是我的瓶颈期,各种事都不顺,这让我非常崩溃。不光是单科的问题,素描、色彩、速写都起不来。”子涵说,有次自己突然开窍,老师当场就表扬了她。在那之后的一次考试中,子涵单科考了80多分,自信心逐渐树立起来了。她说现阶段自信心非常重要,一定要在心里默念“我能考上”,多给自己加加油。
  “总有一些人认为,美术生很容易就能上个好大学,但其实美术生挺不容易的。我就想告诉那些认为艺考是捷径的人,艺考真的很难,根本不是什么捷径,都得靠努力,都得去付出。”
  心里咯噔一下
  1时20分,在四楼电梯口处的监控中,四个电视屏幕里,美术生的身影依然活跃在画室中。
  衣袖鞋子上满是颜料和铅笔灰,脸上灰头土脸的璐瑶仍在练习速写,她的身子不时后仰,试图远距离观看人物造型是否准确。
  怎么还不去睡觉?“临近考试,不能松懈。如今自己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态,就要在这基础上加把劲儿,好好画。”璐瑶说,她以前总也画不好速写,看到身边同学都在进步,但自己却越画越丑。“难受得实在不行了,就哭一哭,哭完接着画。”
  由于长时间和铅笔打交道,她的手指上、指甲里全是黑色的铅笔灰,“因为很容易把手弄黑,我一般不会把手洗干净,经常是拿洗手液冲一冲,再回来接着画。”陈成对此深表赞同。
  陈成说,他最放松的阶段,是在看老师做范画的时候,因为那时就能稍微活动一下僵硬的四肢。陈成顿了顿说,睡醒之后其实更痛苦。尤其是在看到画室灯光的时候,心里就会咯噔一下。因为,这意味着新一天的“魔鬼训练”又要开始了。
  画笔逐梦 奋斗最美
  怀揣着心中的大学梦,他们一天作画十七八个小时,凌晨三四点下课成了常态;颜料用完了一盒又一盒,20厘米长的铅笔很快就成了一堆铅笔头;衣袖上全是五颜六色的颜料,手上常常染满了铅笔灰;一天到晚泡在画室里,集训的日子常常分不清白天黑夜……虽然来自不同的城市,但他们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努力奋斗着!
  记者见到的这群美术生,年龄大都在十七八岁。“00后”的他们之所以走上艺考这条路,大都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尽如人意,他们是想通过“曲线救国”的方式,考上心目中的理想大学。但除了从小接受训练的学生外,更多美术生“半路出家”,有的甚至是零基础。而当他们真想踏上艺考这条路时发现,要想推开大学这扇门,付出的心血一点都不比普通高考要少。
  艺考之路承载着太多的梦想与心酸。没有手机、没有打闹、没有喧嚣,有的只是追梦路上的疯狂与拼命,十七八岁的他们,奋斗的样子最美。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巩悦悦

收藏 点赞 喜欢 说说
免责声明: 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由于各方面情况的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为准。 本站为非盈利性机构,部分网络推广用于服务器开销及日常运营维护,本站不接受任何直接赞助。部分内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隐私等问题,请通过邮件 10053321@QQ.com 与本站联系。

艺考微媒

艺术院校库

2426所院校信息
选地区
    选学校
    直达
    著名艺术院校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热文排行

    网站地图 太阳城代理 百家乐 申博官方网址 ag国际馆
    申博在线体育投注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游戏下载登入
    申博直营网 澳门大三巴赌场 申博代理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娱乐网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手机版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登录网址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138开户 捕鱼游戏